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
熱門搜索關鍵字: 讀我網  速豹新聞網  魯商集團 速豹新聞網
讀我網 > 周刊 > 新聞周刊 > 正文      速豹新聞網

游戲陪玩師與“老板”:快餐式生意

2021-10-11 9:12:04 來源:山東商報

       “游戲陪玩師是一個以陪伴為主的職業。”現居濟南的梅西(化名)今年26歲,是比心平臺上的一名《王者榮耀》陪玩師。在從事這一職業的兩年時間里,她先后與四百多個“老板”接觸過。與形形色色的陌生人短暫接觸后再瞬間抽離,已逐漸成為她日常交際的節奏,她說,游戲陪玩師與“老板”之間的關系是一種快餐式的聯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 ◎山東商報·速豹新聞網記者 鄭芷南 見習記者 王之煊

 

梅西正在陪玩打游戲

 

         入行緣由

 

        近年來,隨著游戲行業的發展壯大,游戲陪玩師行業隨之興起,F年26歲的梅西(化名)是一名游戲陪玩師,2019年年末由于疫情賦閑在家。一次,她在抖音上刷到一條關于游戲陪玩師的視頻,“看起來似乎能賺不少錢。我游戲打得不錯,而且又有很多空余時間。”看到視頻的她決定試一試這個行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“自2011年本科畢業后,我也從事過其他工作,但都不是我想要的。”梅西說,她不喜歡朝九晚五,每天坐班的生活,但游戲陪玩師這個行業的工作時間非常自由,恰好符合她的要求。

 

       “但這并不意味著你有很多空余時間。”梅西說,要想達到網上傳言的九千多元的月收入,需要陪玩師“每天從睜開眼就開始接單,中午吃個飯,然后一直工作到傍晚。”梅西說她在比心平臺做陪玩師,在最忙的時候,每天可以接到二十多單,“每單收入是15.2元,每月收入我可以維持在六七千。但如果這個月沒有怎么努力工作的話,也會有月收入兩三千的情況出現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 梅西說,陪玩平臺有很多,其中不乏規定入駐的游戲陪玩師每月任務量的平臺,但這個名叫比心的平臺不限制任務量,“更加自由,并且作為國內最早的陪玩平臺,比心的用戶也是最多的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 情商至上

 

        “做游戲陪玩師,對游戲技術的要求是最基本的,這不僅是門檻,還決定了陪玩師的收入。不同水平的游戲陪玩師的單價是不一樣的。”梅西說,游戲陪玩師是一個以陪伴為主的職業,所以“更需要擁有高情商和很強的溝通能力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“不論是搶單還是派單,都需要發一段十幾秒的語音向‘老板’展現自己,這時對情商的考驗也就開始了。”梅西說,在這十幾秒的自我介紹中,需要包括陪玩師的游戲段位、位置和性格。根據不同“老板”的不同要求,措辭也要隨機應變。“如果對面想找一個性格活潑的,這時我在自我介紹中就可以適當‘抖抖機靈’;如果對面想找一個蘿莉,那么我就用蘿莉音自我介紹;如果想找御姐,我就用御姐音介紹。”梅西說,由于她可以變換各種風格的聲音,這無疑為她增強了競爭力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如何毫不尷尬地與“老板”在游戲中開始聊天?梅西說,進入游戲房間后,她會先和“老板”打個招呼,“如果是中午,就先問對方吃過飯了嗎,然后問他玩什么分路,聊天話題從游戲入手。在游戲的時候,可以給對方報一下對面敵人的位置,或者告訴對方現在該做什么,總之就是簡單的游戲交流。如果對方想要聊天的話,你可以問問對方是哪里人,諸如此類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 梅西說,其實陪玩就是一個陪伴對方打游戲的過程,“因為很多人在自己打游戲的時候會覺得無聊,想找個人聊聊天,尋求一個短暫的陪伴。其實做游戲陪玩師并不需要輸出太多,如果你本身就是個有趣的人,那么你確實吃得了這碗飯,無趣的人是干不長久的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 快餐式聯結

 

        在一單陪玩結束后,有些“老板”會續單,“多的會高達十幾單,那么我就要一直陪對方玩。”梅西說,從中午一直打到晚上是時常發生的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陪玩結束后,游戲陪玩師一般不會和對方再有來往。梅西坦言,她不想跟“老板”建立長期的關系,“因為如果重新建立一個關系,代價就是要打破你現有生活的平衡。比如,有的“老板”特別喜歡某位游戲陪玩師的聲音,他就會每月固定給陪玩師一筆錢,在這種情況下,游戲陪玩師就要隨叫隨到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 “快速地與對方熟絡,又瞬間從這段關系中抽離,繼而扎進另一段關系中”是梅西對這份工作的形容。因為做游戲陪玩師,她曾認識過一個杭州的“老板”,“他是個大學生,我們加了微信,聊得也很投機,但最終還是互刪了。單純依靠網絡維持的關系是很脆弱的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 梅西說,由于這份工作的關系,她越來越難與他人建立長久的關系了,這種快餐式的聯結似乎影響到了她的日常交際。“這并不是我一個人的感受,我和其他游戲陪玩師交流過,他們也有同樣的感受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 特殊訂單

 

        “很多人其實并非單純靠接陪玩單賺錢,平臺只是作為游戲陪玩師和‘老板’認識的媒介。”梅西說,在“老板”每月固定給游戲陪玩師一筆錢的這種情況下,陪玩師陪伴的內容,是包括但不僅限于陪著對方打游戲和聊天的,比方說,有的“老板”會要求游戲陪玩師在睡覺時與其連麥,“有些人需要有人陪著說說話,講講故事,或者聽到一些呼吸聲才會睡得好一點。”梅西說,“老板”的要求是五花八門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由于陪伴的內容多變,陪玩平臺逐漸出現了一些灰色交易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據其他媒體此前報道,今年9月,由于陪玩行業亂象頻出,已被要求整改。目前,在各大應用商店已無法下載包括比心、小鹿、hello等七款陪玩軟件,并且無法注冊新用戶。梅西說,做游戲陪玩師的很多還都是學生,非常需要平臺的正確引導,她想勸告廣大涉及陪玩行業或者打算進入陪玩行業的朋友們,一定要嚴格規范,遵守法律法規,“無論從事哪個行業,都一定要正規合法。”

成年在线观看免费人视频